空间里建筑沙龙第一期

空间里建筑设计事务建筑旅行分享会。 主题:Geoffery Bawa,主讲人:松下晃士(Aki) 。
近期从斯里兰卡旅行回来的日本设计师松下晃士给我们分享了斯里兰卡建筑大师杰弗里.巴瓦设计的4个建筑,坎达拉玛遗产酒店(Heritance Kandalama hotel)、灯塔酒店(Light house hotel)、巴瓦自宅(No.11)、卢努甘卡乡间别墅(lunuganga)。有着几百年被殖民背景、结合了东西方文化的斯里兰卡,当今是工业及经济条件不发达的国家,就在那样的一个的国度,巴瓦用他的一生在实践他的地域文化建筑,并留下了大量的传世之作,巴瓦的设计有太多值得我们思考和学习的地方。

aki-bawa_5

aki-bawa_1

aki-bawa_2

aki-bawa_3

aki-bawa_4

Aki分享 坎达拉玛遗产酒店 Heritance Kandalama hotel

aki-bawa_5

入口大厅的建筑和大岩石结合在一起,走入酒店入口仿佛像进入洞穴 。

aki-bawa_6

斯里兰卡气候温暖,大厅是敞开式的半户外空间,有风时非常舒适。

aki-bawa_7

从大厅到大堂的通道一侧是原有自然岩石,仿佛在穿越洞穴。

aki-bawa_7-1

aki-bawa_8

大堂地面是打磨过黑色石材,天花是白色的,建筑内部非常简单,开口部剪切了外面美丽风景就是这里的设计。

aki-bawa_9

大堂的前方是户外泳池,看不到围边的设计让泳池和前方的湖水仿佛连在一起。

aki-bawa_10

从酒店到泳池的户外空间没有人为的施工,保留了野树,野草,斜坡也没有铺装,就感觉像走入大自然中的泳池,巴瓦这种不过于干涉自然,不过于做人为的空间演出的手法,让我觉得非常有意思。

aki-bawa_12

顺着自然设计、建筑与自然融合说起来简单,但真的到现场时你会知道自然是不规则的,巴瓦非常好的把建筑体围绕着岩石、借用斜坡,非常自然的把人从入口引入大厅、大堂、泳池、二楼餐厅,展开了空间布局。这种高妙的动线设计让我感到钦佩。

aki-bawa_14

aki-bawa_15

aki-bawa_16

aki-bawa_17

aki-bawa_18

坎达拉玛遗产酒店曾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推荐为世界50 家最好的酒店之一;被CNN 评选为世界上最佳环保酒店之一;被21GreenGlobe 美国环保组织选为环保酒店,成为美国以外第一间获得此荣誉的酒店;同时在2000 年获得了LEED 认证,也是亚洲区第一间获得21 世纪绿色标章的建筑、世界第一间获“LEED”认证的酒店。

总结下来,巴瓦的乡土建筑哲学与绿色建筑的契合点如下:(资料来自网络)

(1)节地。为了不影响水土,酒店采用了吊脚楼的形式,使平时的雨水和泉水以及雨季时的山洪能顺利地排入kandalama 湖中;也保证了动物可以自由来往于山湖之间,所以本工程的覆盖率只有10.57%,比不做吊脚减少了75%。有些建筑就在岩石之上;挡土墙虽厚但艺术感十足,有柯布西耶作品的影子。
(2)节能。结合斯里兰卡当地的气候,大堂、走廊都采用了开敞或半开敞式,这与斯里兰卡当地仅有柱子、屋顶的敞廊和凉亭的形式是一致的。通过巧妙地组织穿堂风,特别是利用山风,使得酒店内凉风习习,清爽宜人,无需设置空调。
(3)节电。由于采用了很多开放空间和大片的玻璃窗,保证了酒店白天无论任何地方都可以不需要灯光系统。走廊内自然光密度达到了1.1w/ft2;酒店配备了全方位的断电开关、节能照明(节能灯泡)、花园光源灯。
(4)被动式节能。项目没有采用惯常的斯里兰卡的坡屋顶,而是特别做了平屋顶,这样80% 的屋顶都采用了屋顶绿化,立面的混凝土构架上爬满了当地的植被,这是最天然的保温隔热材料,而且使整个建筑物柔和地融进了枝叶繁茂的丛林中,因此从Kandalama 湖的对岸看过来就像是隐匿在山林里,对环境的影响降到最小。
(5)节材。乡土的建材往往是当地常用的和适用的建材,巴瓦采用了普通的水泥、铸铁、木材等大众化建材,室内则是木地板、木质桌椅、麻质软包及床罩、灯罩等传统材料;大堂和图书馆摆放的是设计感和乡土味十足的藤条椅、铁艺家具,有73% 的建材来自于当地,产地均在基地周边300 英里之内。
(6)文化标签。绿色建筑不应与当地文化割裂,应该是根据当地的实际衍生而来的,借鉴当地传统空间的建构原型,这种建筑原型空间是在不同的地域中经受了选择和考验的,是在没有人为技术条件下产生的纯自然的构造措施。保护和保持当地业已存在的建筑文化原型是绿色建筑安身立命之所在。 (7)细节的力量。简朴但绝非简陋的设计是巴瓦的致胜武器,建筑师的设计体现在建筑的色彩、室内陈设以及细部设计中,公共空间选择的建材以冷色系、硬质地为主,呼应酒店内的巨大裸岩,而这个朴素的意象则与建筑物外面繁茂的植群有着强烈对比。除了一层休息厅中采用了黑色花岗岩,其余大部分都使用当地黑陶砖,暗色地板在白天让视觉感到清凉, 到了黄昏则能反射漂亮的云彩。门厅、过厅的铺地就是室外粗糙山体岩石铺地的延伸,与光洁的白墙对比,野趣十足;房门是当地木料、石材和铁件的组合,很别致;酒店内的传统地方艺术品恰如其分地点缀在表情不一的空间中。在尺度较大的楼梯空间、休息厅、会议厅等都陈设着大尺度的木雕、石雕或铁艺,如猫头鹰、佛像、象等;而尺度较小的过厅、挑廊、客房等都点缀着小尺度的木雕或蜡染等,如一段朽木、佛、旅馆平面意向图等。传统艺术品夸张的尺度变化也符合现代的美学情调。作为分割三段客房翼的敞廊中摆设的铁艺椅极具设计感,为空间增色不少。

除上述外,巴瓦和他的设计团队还辅以一些常规的节能措施:

(1)采用了太阳能热水系统,每年节省80~300kW·h。
(2)废水废物排放最小化,并且对水资源加以再利用和再循环——饭店所使用的水很多来自于所打的深水井,污废水则经过慎重处理,雨水进入雨水收集井,经过处理后用于灌溉;泳池水经设备处理后可循环使用。
(3)规范行为:饭店设计了充足的员工更衣、淋浴设备,员工都采用公共交通或自行车上班;也设置了专门的吸烟区。质朴的建筑设计和常规的节能措施成就了Kandalama 成为美国之外第一家LEED 认证的酒店,建筑看似对环境做出了退让,立面设计也有意弱化,但这些非但没有抹杀建筑,而是与自然达成了一种更好的对话关系,反衬出建筑的独特和力度。巴瓦常常亲自参与选址,而其对斯里兰卡传统艺术的热爱和深厚功底不时在建筑空间和细部设计中自然流露,直击人心。由此看来,绿色建筑并一定就是高、精、尖技术的堆砌,完全可以是低技术甚至是无技术策略造就。

灯塔酒店(Light house hotel)、巴瓦自宅(No.11)、卢努甘卡乡间别墅(lunuganga)的分享资料整理中,待续未完,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