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rchitecture

list-HOU

崇明岛侯家镇文化活动中心

开端
第一次来到崇明是2017年的初春,我们的任务是把这块场地和这些年迈的老房子改造成具有江南特色的社区文化活动中心。
场地的西侧是居民楼,南侧是侯家镇的行政服务单元,东侧毗邻河道,北侧紧挨着农田。场地内有5栋房屋由西至东排列,由于是不同时期建造的,房屋的前后位置及高低都参差不齐,还存在不同程度的地基沉降、墙面断裂、屋面塌陷等问题,尤其是东侧两栋民房早已是破旧不堪的危房。场地的中央有4棵老樟树,樟树的东侧区域原先是一个自来水厂,从远处就能望见遗存下来的水塔。

居民的文化生活
崇明岛作为一座生态旅游岛,主要产业是农业和旅游业,年轻人大多外出生活工作,常住的居民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和儿童,时间充裕的居民们缺少的就是社区附近的娱乐活动场所。喝茶聊天、打牌下棋、读书看报、书法绘画、活动健身、自娱自乐的唱戏和舞蹈,这些普通的娱乐活动才是他们的刚需。除了满足任务书上空间功能分布要求,我们还希望这里能成为一个向街道开放的社区公园,为居民提供自发聚集的空间。这里的房子不同于市区里高大上的文化建筑,而是带着民居建筑所特有的亲近感,让居民们体会到这里是“我们的家”。

屋顶掌管着建筑之美
无论是在功能上还是造型上,屋顶都是建筑永恒的话题。它遮阳避雨,保证了建筑的舒适性,同时也是占据主导地位的视觉元素,形状、材质、比例掌管着建筑之美。
在设计初期,设计师思考着如何在这些房间之间设计一条互通的交通动线,檐廊的设计想法就应运而生。屋檐顺着现有建筑的屋面坡度挑出,檐口高度压至2.3米,檐廊将各栋建筑连接起来;直到东侧河畔,檐廊则转变为回廊,形成了连续的半户外空间,为人们提供交流、休憩、观景的场所。房子南面面向开放的活动场地,北面是围墙围合的后院,房子之间设计两处通往后院的过廊。
小时候生活在老房子里,房屋之间夹杂的很多不可命名的檐下灰空间,而后又曾看到江南水镇河畔回廊下居民的生活状态;在日本传统建筑中屋檐下观庭小憩;感受斯里兰卡建筑师巴瓦在一个屋顶下组织起的开放空间,这些都让人感受到屋檐下的空间中包含着一种日常生活的魅力。
场地中央的4棵老樟树形成了天然的庇护空间,在这里设计了一个椭圆形的户外舞台,可以举行镇里定期的文艺表演,平时傍晚则是阿姨们跳广场舞的地方。大树西侧布置3个运动场地,篮球、羽毛球、健身器材区,右侧是舞台观看区、绿地草坪,水塔下是儿童活动的木平台。

形式和材质
一开始看到设计任务书上写着建筑外貌要体现中国特色、江南风格,心里是有些抵触的。场地原有建筑的造型、尺度以及构造都具有非常典型的地域风格,故无意抹去这种在世的本土特色,只在此基础之上加上木结构的屋顶,使空间尺度更加贴近民居建筑的身体感受;并按照相应的建筑外墙决定合适的木柱跨度,木檩条、椽条的尺寸、比例以及构造,以满足结构力学的需求。这里形式在追寻功能的同时,也在追寻一种老百姓也能一眼就感知到的东方韵味。
江南民居建筑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白墙黑瓦,屋面使用了比传统青瓦更轻的青石板平瓦,外墙使用当地造房子常用的水洗石,白石子里掺少量黑石子,时间长了外墙会变深但不显脏。檐廊地面是黑色环氧金刚砂材质,让房子的基底显得更加沉稳。南北朝向的门窗洞口形状方正,洞口侧边涂上黑色,曾经是主流的老钢窗也在这里登场;南北山墙侧的门窗洞口则设计成圆拱形,增添空间的戏剧性。

长长的遮阳伞
河畔是风的通道,看着河岸质朴的景色是一种享受,因此也是人们纳凉休憩的最佳场所。独柱回廊的结构设计灵感来源于户外遮阳伞,长20米、宽4.8米的大屋顶连接着檐廊,两根木柱夹着木梁的柱构造能有效抵抗侧向风力,使整体结构更稳定,同时也比使用一根截面尺寸更大的木柱,在视觉上要轻薄很多。独柱回廊的设计旨在最大程度减少立面上的结构构件,让户外空间更为通透开放。

天窗的光线
檐廊带来了半户外空间,但同时也遮挡了南向窗户的采光,于是天窗的设计就随之产生。设计师希望室内是个明亮的空间,白天可以不开灯,完全依靠自然天光,也尽量让冬天有更多的阳光能进入室内。因此我们选择立春,大暑,立秋,立冬四天中的上午9点、中午12点,下午3点三个时间段,用太阳投影对位的方法,在户外用实体模型进行比较分析,决定了天窗的位置和尺寸。同时为了避免太阳光线过强而干扰室内的活动,最终决定用磨砂玻璃,让光线散射进入室内。另外使用稻草漆(麻刀灰)批墙,让空间弥漫着柔和的光线。

改造过程
建筑进行了全面彻底的修缮和改建,包括拆除危房并重建,加固有结构隐患的房屋,拆除屋顶,重建楼梯,拆补、调位门窗洞口等,并且加建了木结构的回廊。由于是老房改造,很多图纸上的设计需要在现场进行应急调整,很多材料和工艺也需要应当地施工队能实现的方法进行调整,整个配合过程是一场艰辛的持久战。

 

list-JSJ

崇明建设镇文化活动中心

现状
场地位于上海崇明岛建设镇,前身为纺织工业厂区,建造于70年代,房屋长期以来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建和违章加建,房屋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墙面破损,屋面塌陷漏水、结构断裂等问题,目前均作为闲置仓储使用,设计前期我们进行了全面的测绘和房屋安全检测。
设计愿景
现在的崇明作为旅游生态岛,像这样的工业建筑被大量荒废,岛上的年轻人也是大多外出工作,常住的居民基本只有中老年人和儿童,基地附近的街道是一副冷清、萧条的模样,这里是被时代发展而遗弃了的边缘地区。看着基地周边这些荒废的厂房、饭店、供销社,通过和当地居民的聊天,可以回想到几十年前,这里也曾经是一片繁荣忙碌的生活和工作景象,这里有他们年轻时的青春和回忆。
作为向民众开放的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在满足任务书上房间功能要求的同时,希望这里也成为一个向街道开放的社区公园,居民有目的性或无目的性的聚集在这里,文艺活动、体育健身,休闲娱乐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让街道重新焕发生机和活力。
而且改造后的建筑风貌并不是完全变样,而是延续原先厂房的风貌,对过去不是抹去记忆,而是用一种兼容的设计方式去重新激活建筑。
设计策略
拆除违章房,危房以及影响场地整体的杂乱房子,对保留的房子进行改建修缮,原地新建的房屋也按原有体量和外形进行设计。
将通长的建筑打通,其中北侧最长的房屋有63米,通过设计过廊将场地的内和外,中央公园和河畔公园的动线和景观相互贯穿,形成开放通透的社区公园。
中央公园散落布置篮球场、羽毛球场,小型广场,北侧为健身和散步的河畔公园,东侧为林荫树道,曲线延展的石板铺路连接着出入口、运动场地和各栋建筑,同时划分出了多种形态的绿化景观,给人一种可迂回散步的景观园林体验。
檐廊、天井
沿着现有建筑的屋面坡度挑出檐廊,檐口从高至低,檐廊随之由窄变宽,形成的半户外空间为人们提供可交流休憩的场所。
建筑中插入天井空间,室内房间临近小庭院,把光线和景观更有层次的融入建筑空间,把旧厂房的印象和尺度感,转换成传统住宅和街巷的尺度感和空间感。
旧洋瓦、老砖、红色
屋面全部拆除后,将原有的洋瓦再次利用,外墙使用老红砖皮贴面,延续旧厂房的外貌。设计任务书上有需要体现中国特色的要求,设计红色的圆钢柱和门窗是中国印象的一种表现,营造喜庆的氛围,整体的调和暖色系让人们产生愉悦感。
光线
天窗的设计让自然光线通过格栅过滤进入房间,白天不开灯情况下也可以保证亮度,让光影以一种柔和的状态伴随着人们的活动。

有些房间的活动可以开放通透一些,让室内外有更多的交流,而有些房间的活动则需要相对的隐私,设计了折叠推拉窗、固定玻璃窗、通风窗、条窗、落地幕墙窗、格栅窗、高窗、天窗,不同形式的门窗对应不同程度的交流、景色、采光、氛围。

崇明西岸和集美术馆 list

崇明西岸和集美术馆

美术馆位于上海崇明岛某度假村中一片植物园的北侧,周围林木环绕,绿植资源丰富。设计回应周边的环境,将建筑设计成一个承载光,水,风及植物的容器,通过中庭串联起大堂咖啡厅、展厅、多功能室、办公室等房间,带来具有流动性并富有节奏感的空间体验。
同时设计考虑了利用自然能源,夏季盛行的东南风从电动天窗进入室内,将聚集在上部的热空气排出,和安装于天窗的下方的空调组合使用,加速了空气的循环,保证夏季室内空间的舒适性同时,也降低了空调的运作负荷。另外,利用东西两侧的落叶树,夏季遮挡强烈的直射光,冬季则是更多阳光进入室内,同时也让树影洒落在室内的墙地面上。在受太阳热辐射最多的南侧设计了喷泉水池,在夏季东南风的带动下,带来气化冷却空气的效果,起到了天然空调的作用。
树林里的美术馆承载自然也利用自然,通过建筑这个媒介,可以在不同的场所感受自然的丰富多样性,人们远离城市的喧嚣,在这里喝咖啡、参加活动,静心地感受艺术和自然的美妙。